“殺死”展品的好奇心

2017-08-15 來源: 弘博網

有一種生物, 耍起性子來,天不怕,地不怕。 搞起事情來,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懟起管制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此刻,你心中是否已經有了 此種“生物”的首選“目標”了?! 不錯!其就是“無法無天”的 “熊孩子”!

圖片描述

當博物館遇到“熊孩子”, 是道高一尺,還是魔高一丈, 到底誰被誰“征服”。 本期, 聚焦于博物館中的“熊孩子”, 探討博物館應該如何“應戰”。

不少在博物館界工作的朋友們時常會抱怨“熊孩子”的各種搗蛋行為。輕到喧嘩打鬧,重到碰壞展覽設備甚至藏品,這些舉動不僅僅擾亂了觀展秩序,甚至會對博物館的藏品造成嚴重的損壞。

越來越多的孩子們開始走進博物館,這本應是博物館值得歡呼喝彩的場面。但面對“熊孩子們”破壞展品這樣的“慘劇”,我們到底應該持怎樣的態度?僅僅責備家長未能“嚴加管教”是否有效?將這些家長貼上“素質低下”這樣的標簽是否就解決了問題?顯然不是。

博物館內的“不文明行為”不僅僅是這個行業面臨的難題,同時也是一大社會問題,這樣的現象在其他公共空間也屢見不鮮。而博物館作為一類以物質文化為中心的具有社會公眾教育性質的機構,受這些行為的影響會更大,對這一空間不可逆的破壞是一種潛在的“高風險”。

險境

2013年,上海玻璃博物館發生過一次“悲劇”。當時,藝術家薛呂的作品《天使在等待》在展廳展出,藝術家用玻璃精心制成的一對翅膀懸掛在墻上,在展品外1米處專門設置了圍欄作為保護。但“熊孩子”還是來了。兩個孩子從圍欄下鉆入,其中一位雙手抓著左翼翅膀的下端不停地晃動,直至翅膀下端的一整塊玻璃完全跌落才停止。整個過程中,兩位母親站在圍欄外,非但沒有制止自己的孩子,還一直舉著手機在拍攝。這一切被監控錄像記錄了下來。

2016年國際博物館日,這件作品在玻璃博物館的常設展館中再次亮相,重命名為《折》,作品一邊的視頻循環播放著兩位“熊孩子”破壞展品的整個過程,墻上的文字也直白地說明了展覽的初衷是“以這樣的方式,警示觀眾,也警醒自己,并且以此喚醒觀眾的文明參觀意識和對藝術作品的尊重和愛護”。

圖片描述

玻璃博物館的這一舉動應當說是比較新奇的,這一“破碎”的藝術品在四周精致的玻璃藝術品種顯得非常刺眼,成了觀眾們逃不開的一處視覺感染,又同時暗示著玻璃展品的脆弱性(以警示觀眾)。

困局

將責任加之于觀眾(尤其是家長)實在是簡單不過,對于博物館中該有怎樣的“文明舉止”大部分情況下都不會有太大爭議。但孩子們到底處于何原因會做出這些“令人震驚”的破壞展品的行為?除了剛才案例中較為過分的行為,平日里博物館的“小鬧騰”每時每刻都在發生。

就低齡階段(10歲以下)的孩子而言,他們撫摸展品,甚至用力去震蕩、揉捏并不奇怪,這符合我們所說的“孩子的天性”。但問題在于孩子們不了解“博物館”這一特殊場合中的行為準則,尤其是他們在這一環境中放飛自己“好奇心”可能帶來的不良后果。

一方面我們希望孩子們能夠從小接觸博物館,通過實物教學,激發他們的好奇心與求知欲;另一方面孩子們在博物館里“動手動腳”的舉動又實在讓人憂心。而博物館應當是一個希望培育好奇心而不是扼殺好奇心的場所,歐洲現代博物館的雛型就是私人藏家的匯集自己收藏的“好奇柜”(Cabinet of Curiosity)。可以說,博物館的誕生源于好奇心。

“良藥”

這一矛盾該如何解決?我們不得不正視兩件難以改變的現實:一是大部分博物館內的藏品都非常脆弱,需要“溫柔地對待”;二是孩子們在特別的年齡段里就是比較好動,而且充滿了好奇心,但他們的好奇心很有可能在博物館里“殺死”展品。

基于以上現實,博物館可以在以下幾個方面做一些嘗試:

一、專門為孩子設計、運營一部分博物館空間及配套設備。

用各種感官來探索世界是孩子們的天性,如果博物館有這樣的空間和設施,那孩子們能夠更自如地在適合他們“玩樂”天性的區域內進行探索。這里應該有更多與博物館藏品相關卻又開放的體驗性設備,既能讓孩子們充分地“玩”得盡興,學得盡興,又不會造成對博物館常規展品的傷害。其中最好還有一些“破壞性”的設備,而不僅僅只是觸動桿、供觸摸的樣品。“破壞”是我們理解物品肌理與構成原理的最直接、有效的方式之一。

如今,上海玻璃博物館已經開設了專門的“兒童玻璃博物館”區域,并有相配套的免費探索單元,讓孩子們能夠在家長的陪同下自主探索。這可能也能在某種程度上減少“折翼”這樣的事件。

二、以適應孩子的方式進行“博物館準則”方面的教導。

在孩子成長到一定年齡之前,光是跟孩子們說“不要用手碰玻璃”、“不要奔跑喧嘩”,似乎并沒有很好的效果。孩子的好奇心反而可能導致他們“越是不能、不許,越是想試試看”的心理。

如何以孩子們的角度來教導他們“博物館內適當的行為準則”確實是一件難事。筆者在英國留學時曾聽一位博物館教育工作者在會上與大家分享她的嘗試——她編了一首小兒歌,告訴孩子們“小手小腳”在博物館里的特殊功能,比如在博物館里“小手”是用來舉手提問,而不是隨意觸碰玻璃等等。她說自己試驗下來效果不錯。

各博物館可以探索試驗類似的技巧,并發展成一套適應自己博物館的體系,通過語音導覽、宣傳冊、現場引導等多種形式來循序漸進地引導孩子們博物館空間內的行為規范與禮儀。

三、博物館可以根據年齡來劃分區域的使用,并制定相關的規則。

在以上兩點的基礎上,博物館應當更全面地考慮如何滿足多元觀眾的需求。同時,為了確保各類觀眾都能愉悅觀展、各類展品都能保存得當,博物館可以出臺相關的規定,比如在某些區域禁止一定年齡以下的兒童進入。這在音樂廳、劇院一類的場所已基本形成共識。而博物館也可以專門為帶著低齡嬰幼兒的家庭提供適合他們休息、探索的場所。這樣的“區別對待”并非歧視,而是在洞察多元需求后努力營造更人性化公共空間的嘗試。

當然,如何在讓孩子們愛上博物館的同時保持日常展覽的秩序與安全應當成為博物館空間設計與日常運營中需要考量的一大方面。這也包含在我們重新塑造、認識博物館社會責任的目標中。許多博物館對“孩子們”是非常不友好的,展品設置的高度、展品的闡釋角度、展覽的線索等等都不是一個讓孩子們能感到舒適的環境,也不能觸及他們感興趣的“切入點”。為此,世界各地都在嘗試。在英國,“為了博物館中的孩子”(Kids in Museum Manifesto)作為一家非營利性機構,以提升博物館對家庭觀眾的體驗為宗旨,已根據業界人士的提議設置了最基本的幾條準則,并在每年評審并頒發“家庭友善型”博物館獎項。(http://kidsinmuseums.org.uk/about/)

博物館在變身為更開放的公共空間過程中不可避免會有不少甜蜜的負擔。具有高素質的博物館參觀者不應是處處小心翼翼、時刻保持遠距離觀賞的人們,而更應該是懂得何時何地可以狂歡、何時何地應當控制好自己的好奇心。

好奇心一直以來都是人類希望又難以駕馭的神奇情緒,童話故事里也有各種關于好奇心爆棚的結果,其中有可喜也有可悲的情節。藍胡子的妻子雖被警告不得進入某間“密室”,最終還是在丈夫外出時忍不住打開房間,看見藍胡子所有死去的前妻們的可怕一幕,幸而她成功獲救逃出;哈利波特中的赫敏因好奇心而起的求學之心往往在關鍵時刻幫了忙,而他們的朋友巨人后代海格則常因自己的好奇心招來不少麻煩甚至危險。

圖片描述
圖片描述

對博物館來說,在探索如何引導觀眾(尤其是孩子們)好奇心的過程中可能是需要付出一定代價的,比如“損失”幾件古董或藝術品。畢竟,文明行為不是一天養成的,但比較肯定的是比起用規則和懲罰來束縛人的舉止,更難的是通過空間設計與循序漸進式的教育來培養人們的自覺。

[!--newstext2--]
文博法律問題征集
資訊排行
第244期
當“博物館之夜”觸碰職業倫理,博物館應如何應對
近日,在微博上#與千年古尸同眠#這一話題引發熱議,博物館如何把握宣傳的分寸,在完成博物館使命的同時尊重人的倫理道德呢?
2019-08-28
第243期
博物館如何與“納涼族”和平相處
博物館出現“納涼族”,是疏還是堵?博物館用怎樣的態度又該與之相處?
2019-08-26
沈辰/何鑒菲
沈辰/何鑒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館
“釋展”與“釋展人” 博物館展覽與觀眾溝通的橋梁
以博物館工作的實踐進一步闡釋“釋展人”的工作和職責,及其與策展人的關系和在策展工作中發揮的作用。
陸建松
陸建松復旦大學
陸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館學學科該如何突破
討論博物館學學科建設過程中面臨的突出問題以及破解之道。
金牌单双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