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載科學知識的動物標本,是科學還是藝術?

2019-11-08 來源: 弘博網

新紀錄片《充實的標本》(Stuffed)講述了幾位動物標本師的故事,他們在片中分享了自身對自然的熱愛是如何激發他們,用死去的動物來建構雕塑的。影片標語“藝術奇跡與科學秘密”也提出一個常見的問題:動物標本是科學還是藝術?

除了獵物和古玩柜以外,動物標本剝制術通常還與自然歷史博物館有關。諸如芝加哥的菲爾德博物館(Field Museum)、紐約市的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American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或倫敦的自然歷史博物館(Natural History Museum)擺滿立體展柜的展廳,并陳列著經過雕琢的動物標本(通常與逼真的復制品并排放置)。

動物標本剝制術允許觀眾近距離接觸日常接觸不到的動物。大多數博物館都沿襲19世紀動物標本師卡爾·阿克利(Carl Akeley)的風格,他優化了將皮膚拉伸到預先成形的動物雕塑上的現有技術。阿克利還鼓勵將動物放置在盡可能自然和真實的環境中,這往往涉及動物的活動。

使用動物標本向人們介紹自然世界似乎是一種古老的技術,但是在倫敦的自然歷史博物館網站上的一次采訪中,館長Hein van Grouw說:“我們還沒有找到更好的方法來做這件事,即使有所有可用的技術。相比塑料模型、數字重建或照片,真實的東西總會產生更大的影響。”

動物標本剝制術還可以保存著名的動物以用于博物館的展示。蘇格蘭國家博物館陳列著第一只從成年細胞中克隆出來的哺乳動物多利,而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則保存著世界最后一只平塔龜“孤獨的喬治(Lonesome George)”。

如果科學博物館利用動物標本來教育觀眾,是否就是科學呢?答案是否定的。別忘了,各種藝術形式被廣泛應用于傳播科學思想。插圖、攝影或電影制作都是通過固有的藝術過程,分享世界信息的常見方式。除此之外,音樂、舞蹈、戲劇和視覺藝術都可以受到自然和科學的啟發,但并不能使它們成為科學。

將動物標本作為一門藝術的獨特之處在于,它與自然有著內在的聯系。與其他可能偶爾受到科學啟發的藝術形式不同,動物標本的制作需要了解自然世界,一些基本的解剖知識對于創作動物標本藝術至關重要。在面向專業和業余動物標本制作師開放的世界錦標賽上,評委們的部分評估依據就是標本與真實動物的自然姿勢和外觀的相似程度。

但這仍然不能將動物標本科學化。它不會帶來新知識,僅是以新方式傳達現有知識。這是一種有價值的講故事的方式,但不是一門科學。這將使動物標本成為一門藝術,但從定義上講,它只是講述了一個關于自然世界的故事。



來源于Forbes

標題《Is Taxidermy An Art Or A Science?》

翻譯/編輯:miyagi#miyagi

文博法律問題征集
第244期
當“博物館之夜”觸碰職業倫理,博物館應如何應對
近日,在微博上#與千年古尸同眠#這一話題引發熱議,博物館如何把握宣傳的分寸,在完成博物館使命的同時尊重人的倫理道德呢?
2019-08-28
第243期
博物館如何與“納涼族”和平相處
博物館出現“納涼族”,是疏還是堵?博物館用怎樣的態度又該與之相處?
2019-08-26
沈辰/何鑒菲
沈辰/何鑒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館
“釋展”與“釋展人” 博物館展覽與觀眾溝通的橋梁
以博物館工作的實踐進一步闡釋“釋展人”的工作和職責,及其與策展人的關系和在策展工作中發揮的作用。
陸建松
陸建松復旦大學
陸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館學學科該如何突破
討論博物館學學科建設過程中面臨的突出問題以及破解之道。
金牌单双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