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西岸美術館×蓬皮杜中心,打造共同運營的文化交流模式

2019-11-07 來源: 弘博網

2019年11月8日,上海西岸美術館(West Bund Museum)將正式向公眾開放,與法國蓬皮杜藝術中心(Centre Pompidou)進行的為期五年的展陳合作項目也同時正式開放。

11月5日下午,法蘭西共和國總統埃馬紐埃爾·馬克龍與徐匯區區長、西岸文化藝術委員會主席方世忠一同為“西岸美術館與蓬皮杜中心五年展陳合作項目”揭幕。

共同策展、互相交流

蓬皮杜首個亞洲合作項目落地上海西岸

2012年,徐匯提出打造“西岸文化走廊”的品牌戰略計劃,隨后進一步深化為“藝術設計、戲劇表演、視覺藝術和新媒體藝術”四條主線。這與蓬皮杜中心多年來建立的對“建筑、視聽實驗、音樂、電影、視覺藝術”五種文化形態的跨領域研究十分契合。此外,蓬皮杜中心自上個世紀以來,便一直與中國進行著積極的交流與合作。而近十年來上海西岸所呈現出的藝術氛圍也同樣吸引了蓬皮杜中心的目光。

2017年,西岸集團與蓬皮杜中心簽署戰略框架合作協議,并最終于2018年12月19日正式簽署為期五年的展陳合作項目。“西岸美術館與蓬皮杜中心五年展陳合作項目”是中法兩國間最高級別的文化交流項目,這一項目的內容包括:在未來五年內,雙方將以共同策劃為前提,在西岸美術館展開3個為期不少于18個月的常設展和約10個為期半年的特展;同時在法國巴黎蓬皮杜中心也將呈現3場聚焦中國現當代藝術作品的展覽;雙方將基于當地藝術文化生態,共同組織策劃多場不同主題的特展以及面向不同年齡層觀眾的公共文化藝術項目;雙方還將就美術館管理人才定期開展互訪、培訓等交流活動。此外,蓬皮杜中心還將借此機會開始對中國當代藝術的研究及收藏計劃。

對此,蓬皮杜中心主席塞爾日·拉斯維涅(Serge Lasvignes)表示:“蓬皮杜中心一直致力于展示中國藝術的魅力與價值,在未來的五年時間里,相信我們將進一步加強彼此的聯系,也勢必促進東西方藝術家之間、文化機構之間產生新的對話。”

“西岸美術館與蓬皮杜中心五年展陳合作項目”是蓬皮杜中心在亞洲的首個合作項目。2015年,蓬皮杜中心在西班牙馬拉加市設立首個“蓬皮杜臨時藝術空間”,與馬拉加市展開五年的駐地合作。去年,蓬皮杜中心與馬拉加市宣布將這一臨時合作項目延長至2025年。此外,2018年3月,蓬皮杜中心宣布將在比利時布魯塞爾設立一座新的分館。

另一方面,與國外頂級美術機構的合作正在成為如今國內美術館發展的新模式。今年6月,上海陸家嘴集團與英國泰特美術館簽署合作協議,共同打造上海文化新地標——浦東美術館。泰特將為上海陸家嘴集團建設浦東美術館提供為期3年的培訓和咨詢服務,并于2021年合作舉辦浦東美術館開館大展。去年,余德耀美術館與LACMA宣布達成合作,雙方將建立基金會,保存并管理余德耀捐贈的大部分中國當代藝術藏品,此舉也是余德耀美術館從私人美術館邁向公共化的重要一步。而“西岸美術館與蓬皮杜中心五年展陳合作項目”則是中國首次與國外頂級美術館共同運營文化機構的嘗試。

從西岸濱江出發,打造生活化的美術館體驗

西岸美術館坐落在徐匯濱江公共開放空間,旨在打造一個社區性的、有溫度的跨學科文化中心。西岸美術館致力于呈現為面向所有人開放的公共文化場所,吸引更多人走進美術館、使用美術館,進而享受美術館生活。

西岸美術館由英國著名建筑師戴衛·奇普菲爾德(David David Chipperfield)帶領的建筑事務所擔綱建筑設計,歷時三年建造完成,總建筑面積為2.5萬平方米。西岸美術館被分設兩個入口,參觀者不僅可以從龍騰大道正門口進入美術館,也可沿著西岸濱江步道走上美術館外部的開放式臺階,拾階而上或至下進入美術館的不同區域。貫通龍騰大道與濱江步道的這一設計,也恰好連接起美術館內部與戶外濱江,營造共享功能空間,形成鼓勵交流和體驗的開放式參觀動線。美術館的外圍由半透明的、玉石般的玻璃包裹,使其在白天和夜晚的光線下呈現出不同的視覺效果。

西岸美術館內部展示空間除了三個主要負責呈獻常設展與特展作品的展廳外,還包括一個特別項目空間,以及由多功能廳、智造展廳(其中包括工作室、游樂場、兒童工坊)等組成的地下一層。除了展覽空間之外,其余空間均免費向公眾開放。

澎湃新聞了解到,特別項目空間將主要關注中國當代藝術家與國際藝術家之間的文化對話,逐步建立開放的藝術生態環境,由中西方持衡的視角對現代性問題進行不斷討論與探索。西岸美術館地下一層空間的三個各具不同優勢的功能場所也將在蓬皮杜的共同策劃下,結合地域展開公共文化藝術項目。



圖文來源于澎湃新聞

原標題《法國總統馬克龍揭幕“西岸美術館與蓬皮杜五年展陳合作項目”》

編輯:miyagi#國旻

文博法律問題征集
第244期
當“博物館之夜”觸碰職業倫理,博物館應如何應對
近日,在微博上#與千年古尸同眠#這一話題引發熱議,博物館如何把握宣傳的分寸,在完成博物館使命的同時尊重人的倫理道德呢?
2019-08-28
第243期
博物館如何與“納涼族”和平相處
博物館出現“納涼族”,是疏還是堵?博物館用怎樣的態度又該與之相處?
2019-08-26
沈辰/何鑒菲
沈辰/何鑒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館
“釋展”與“釋展人” 博物館展覽與觀眾溝通的橋梁
以博物館工作的實踐進一步闡釋“釋展人”的工作和職責,及其與策展人的關系和在策展工作中發揮的作用。
陸建松
陸建松復旦大學
陸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館學學科該如何突破
討論博物館學學科建設過程中面臨的突出問題以及破解之道。
金牌单双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