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博物館之夜”觸碰職業倫理,博物館應如何應對

2019-08-28 來源: 弘博網

吐魯番博物館官方微信上推送的部分活動安排吐魯番博物館官方微信上推送的部分活動安排近日,在微博上#與千年古尸同眠#這一話題引發了許多關注,甚至一些歷史人文類大V紛紛參與討論,表達自己的看法。在期待、好奇、關注之外,許多批評、質疑的聲音也同樣存在。有關博物館宣傳的分寸、博物館人的倫理道德、博物館的使命等等問題都引發了一類的熱議。

事件回顧

8月20日,梨視頻官方微博發布了一條題為“你想試試嗎!吐魯番博物館推出#與千年古尸同眠#,游客:期待關燈”的短視頻。視頻主要介紹了吐魯番博物館夜間開放期間的特色活動:夜宿博物館。博物館的相關負責人表示,在這里觀眾可以同千年古尸萬年的化石同處一室一起休眠,來感受文物帶給我們的刺激。除了采訪館內工作人員之外,視頻中的記者還采訪了兩位參與者,詢問他們與古尸、化石一同夜宿的感受。此外這則視頻被加上了#與千年古尸同眠#這一博人眼球的話題,一時間引發了許多關注。在一周時間內,此話題的閱讀量達到560余萬,此條微博的轉發量過千,有540余條相關評論。

許多網友紛紛在留言中表示與古尸同眠十分的刺激、很期待,以及自己對此事件的關注。除此之外,一些不同的聲音也出現在留言當中,對博物館的這項夜宿活動表示了批評和質疑。

“與古尸同眠”教育意義何在

在留言和討論中,一些關注者無法理解這樣的活動對博物館來說究竟意義何在?在博物館職能定位當中,“教育”一直有著不可替代的重要位置。現行博物館最新定義中(2007年第22屆ICOM大會上修訂的定義)就明確寫到:“博物館是一個為社會及其發展服務的、向公眾開放的非營利性常設機構,為教育、研究、欣賞的目的征集、保護、研究、傳播并展出人類及人類環境的物質及非物質遺產。”但是,對于#與千年古尸同眠#這項活動來說,單純的和千年古尸同處一室過夜,實在看不出教育意義何在。

網友:“……不知道意義何在”

網友:“教育意義在哪?”

其實,夜宿博物館只是吐魯番博物館今夏“奇妙博物館之夜”系類活動中的一項。從今年7月初開始,吐魯番博物館就開始籌劃今夏博物館之夜活動。活動計劃從7月13日開始,每個周六晚上都安排設計夜間活動,活動將持續7、8兩個月。從吐魯番博物館官方微信推送的文章可以了解到,博物館奇妙夜除了夜宿之外還安排了專家深度解讀博物館文物、研學體驗活動、傳統特色美食品嘗、民族歌曲欣賞等一系類相關的文化活動,以期最終達到了解民族文化、熱愛家鄉這一目的。而從館方給出的活動流程及時間安排上,也能看出其它的活動也都做了充分的準備和計劃,不論是在時長安排上還是在內容設計上,都希望要前來參與的觀眾對傳統文化有所接觸與了解。只不過,在視頻當中這些教育活動并沒有被提及,宣傳的關注點和重點放在了“與千年古尸同眠”。

吐魯番博物館官方微信上推送的部分活動安排

如此宣傳是否錯用“噱頭”

不論是在微博視頻內容、話題內容還是館方工作人員自己的表述當中,“與千年古尸同眠”成了整個宣傳中的最大亮點。被采訪觀眾更多提及的,也是對夜宿的期待、夜宿時的緊張等感受,如何在博物館中參觀、學習、了解相關內容并沒有出現。這也使得一些網友在評論中質疑博物館在營造并不高明的噱頭,以此進行自我宣傳。

其實,近些年博物館借助社會熱點話題進行自我宣傳并不少見。比如,前段時間《長安十二時辰》熱播,在此期間西安的許多博物館都借助這一熱點話題進行科普宣傳,在普及知識的同時吸引大家來本館參觀,幫助觀眾樹立正確的歷史觀。許多觀眾也確實喜歡這樣的形式,覺得有趣、有意思,并且愿意為此到博物館參觀。

陜西歷史博物館官方微信號上發布的系列文章

但是,借助社會熱點進行自身宣傳,打造正面的形象、吸引觀眾關注并不意味著一味迎合觀眾的好惡。作為重要的公眾文化機構,在滿足公眾需求的同時引導觀眾思考、樹立正確的價值觀點是博物館的重要工作。適當的關注社會熱點話題、以活潑有趣的文風講述展品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拉近博物館與普通觀眾的距離,使得博物館不再“高冷”不可親近。但是,單純迎合觀眾的獵奇心理,將噱頭當成亮點并不能得到所有觀眾的認同,反而還會因此失去博物館本該堅守的底線。

這一做法是否有違職業道德

同樣是夜間開放,西漢南越王博物館“夜間不開放墓室”的做法受到大眾的廣泛好評。在弘博網此前推出的一篇《熱議 | 博物館夜場正熱,墓室遺址可否夜間開放 》(相關鏈接:熱議 | 博物館夜場正熱,墓室遺址可否夜間開放)一文中,對“墓室遺址可否夜間開放”有所探討。許多關注此話題的微博討論,也將這兩次的事件進行了對比,與此前西漢南越王博物館的做法相比,這次吐魯番博物館的“與千年古尸同眠”活動似乎顯得不那么得體,許多網友在評論中也質疑了這樣的做法、說法是否合適。

“博物館想找噱頭,想過逝者的感受嗎?”

“對尸體的一種不尊重!”

“對先人遺體請尊重”

《國際博物館協會博物館職業道德規定》曾明確提出“人類遺骸和宗教圣物的展陳必須符合專業標準,必須符合其已知出處地的社區、族群或宗教群體的利益和信仰。其展陳方式必須是得體的,且尊重所有人認同的人類尊嚴”。博物館是保管、展示遺跡與文物的場所,而不是體驗“盜墓”的獵奇場所。近些年,人們對考古、博物館的興趣不斷加深,這確實為博物館的工作帶來一定優勢,但在一些以“盜墓”主題的影視節目的影響下,很多人對考古有著錯誤的認知。因此,博物館作為公眾教育的社會機構,擁有充足的教育資源,理應為公眾輸送正確的知識內容,發揮良好的社會作用。 

與此同時,作為博物館工作者更應該清楚,博物館的社會關注度是依靠優秀的展覽、社教活動、文創等工作點滴積累而來,雖然博人眼球的噱頭會為博物館帶來短暫的關注高峰,但實則損害了博物館的社會形象,同樣違背了博物館的倫理道德。

對此,你有怎樣的看法,歡迎留言討論~



編輯:oneman#city


文博法律問題征集
資訊排行
第244期
當“博物館之夜”觸碰職業倫理,博物館應如何應對
近日,在微博上#與千年古尸同眠#這一話題引發熱議,博物館如何把握宣傳的分寸,在完成博物館使命的同時尊重人的倫理道德呢?
2019-08-28
第243期
博物館如何與“納涼族”和平相處
博物館出現“納涼族”,是疏還是堵?博物館用怎樣的態度又該與之相處?
2019-08-26
沈辰/何鑒菲
沈辰/何鑒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館
“釋展”與“釋展人” 博物館展覽與觀眾溝通的橋梁
以博物館工作的實踐進一步闡釋“釋展人”的工作和職責,及其與策展人的關系和在策展工作中發揮的作用。
陸建松
陸建松復旦大學
陸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館學學科該如何突破
討論博物館學學科建設過程中面臨的突出問題以及破解之道。
金牌单双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