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8特輯|不同角度看博物館日主題·青年學生篇

2019-05-05  作者: 弘博網 來源: 弘博網

不同于過去靜止不變的機構,當今的博物館正在重新定義自身,成為以觀眾為中心,以社區為導向的文化中樞。此外,它正在尋找創新的方式來解決當代社會問題和沖突,倡導和緩解全球性問題,努力、積極、主動地應對當今社會的挑戰。

博物館已成為創意與知識相結合的平臺,它更具多元性、靈活性、適應性、分享性和可移動性。2019年國際博物館日聚焦博物館作為社區活躍與社會文化參與者的新角色,主題確定為“作為文化中樞的博物館:傳統的未來”。

國際博物館日已走過43年,見證著全球博物館事業的闊步前進,也不斷提出新的思考,引導博物館發現自身問題與不足,探索自身價值與使命。為此,弘博網特推出518博物館日特輯,邀請青年學生、青年學者、博物館館長,旨在一同來討論當今博物館所面臨的這些現實問題。本期將從青年學生角度出發,來談談他們對今年博物館日主題的理解。

detective

國際博協對于博物館有明確的定義,即博物館乃以“發展社會、服務社會”為宗旨,這也要求博物館需要重視公眾的需求。對于公眾而言,游歷不同的博物館其實是在梳理不同地區的過去,思考所在的當下,并探尋未來的可能性。因此,公眾理想中的博物館是可供互動、體驗和分享的空間,它不止于傳統意義上集研究、展示、教育等功能為?體的機構,更需具有公眾參與、人與博物館緊密依靠的特征,使博物館能夠成為人與過去、當下、未來所溝通的樞紐。其中,傳統與未來并非對立,而是互相促進,即在傳統中激發未來的無限可能性,并在探尋未來的過程中更好地理解、研究傳統。博物館不只是一個講述過去的故事的地方,更是要把過去、當下和未來能夠連接在一起,讓公眾知道博物館也是未來創意生發的地點和起點。

Naranja

2019國際博物館日的主題“作為文化中樞的博物館:傳統的未來”,強調了博物館的文化樞紐功能。私以為,這一主題可以從兩個角度解讀。

橫向來看,博物館作為文化交流、融合與傳承的一個平臺,各方聲音、各種文化脈流都能在博物館中有所體現,再通過博物館這個樞紐彼此施加影響。這要求博物館更加關注其服務的受眾的聲音,更加具有互動性,扎根其所在社區,促進社群交流并為解決當下社會問題探索思路。

縱向來看,現代博物館將在收藏、保護文化遺產的同時,擔負起更多為傳統文化創造新意義的任務。博物館已不再僅僅是游離于現實的時空之外的封存文化記憶之所,它需要不斷探索文化的新意義、新價值,賦予其新的生機,并通過與博物館受眾建立積極有效的聯系,將這些新創造連同文化本身傳承給下一代,而下一代又在此基礎上發展出新的意義。以往我們會認為進入博物館的文化都是“死文化”,它們的命運早已蓋棺定論,但是現在憑借博物館這個文化中樞,傳統文化或許可以將其故事續寫至未來。

豆納

社會是博物館賴以生存和發展土壤,而扮演好“文化中樞”中樞的角色則是博物館回饋社會和可持續發展的關鍵。這也對博物館人提出了更好的要求——發揮好“橋梁”的作用。

威爾·史蒂芬先生在獲得美國博物館協會頒發的杰出服務獎時,這樣感慨道:“多數博物館工作者的興趣是雙重的,它們猶如連接號的兩邊,左邊是對博物館相關學科(如藝術、歷史、自然史或科技等)的興趣,右邊則是對博物館身為一個社會機構、一種文化傳承方式或一種媒體,它們是如何傳播訊息的興趣。”

微信圖片_20190505120700.jpg其實,這句話可以形象地概括為(如圖):博物館工作人員的興趣不僅要聚焦于博物館中與自己專業背景相關的學科領域,如藏品保護修復、藝術、歷史、考古、教育等,做到“術業有專攻”,同時也要將目光轉向所在的社會。從這一角度來說,博物館和博物館的工作人員充當著“專業學科知識”到“廣大社會公眾”的轉換器,將普通觀眾認知水平以外的各類專業信息經過“博物館化”的加工,最終輸出成社會公眾能夠接受、樂于接受的信息、情感與價值觀念。貫穿其中的則是“服務社會”的意識。從這一角度而言,一個博物館真正扮演好“文化中樞”的角色,是與每一位博物館工作人員的“服務社會”意識密切相關的。

程露霞

作為文化中樞的博物館:傳統的未來,“中樞”即集散點,處在文化中樞的博物館也就是匯集各地區文化,實現古與今、內與外、新與舊相碰撞的萬花筒。歷史是延綿連續的,也是細碎多面的,博物館將碎片化的歷史用多種新奇的角度、方式結合,呈現在現代人的眼前。這是傳統的未來第一層含義。同時在博物館呈現傳播到觀眾之后,傳統實現了與現代文化的結合,迸發出新的思想火花,推陳出新,革故鼎新。就像習近平總書記所講:“不忘本來才能開辟未來,善于繼承才能更好創新”,這是傳統的未來第二層的含義。中華民族之所以能綿延五千年,就在于博大精深的傳統文化,“以文化人,以文育人“,堅持培育和弘揚根植于傳統文化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夯實國家文化軟實力的根基,團結各族人民,共創美好未來。這是傳統的未來第三層的含義。

于奇赫

今年國際博物館日的主題為“作為文化中樞的博物館:傳統的未來(Museums as Cultural Hubs: The future of tradition)”這意味著傳統在當下面臨著諸多困境:傳承斷裂、價值定義、商業化、受到現代文明沖擊……傳統僅僅依靠自身發展難以抵達未來,終將逝去;而博物館或許能夠通過發揮自身的作用,幫助傳統到達未來。

傳統大多是農業文明的遺物,其中大部分與工業文明乃至電子信息文明所倡導的精神格格不入;但是傳統需要被完整地保留,因為它是一種人類記憶的見證:當人類走了很遠之后回顧它,能夠避免迷失自我而找到“初心”。

博物館對傳統進行梳理、記錄與整合,然后向人們系統地、有目的地、完整地、不加偏見地介紹傳統形成的過程。所以博物館作為文化中樞,傳統在這里得到了完整的保存,因為獨特的展示方式而得到了其應有的尊敬。今天我們再次強調博物館的社會功能,依托博物館重新給傳統賦予價值,建立一個開放的平臺幫助傳統順利轉換成一種未來資源,讓人類未來的文明的未來能夠回歸文化的本質。

趙星宇

2019年,國際博物館日將聚焦博物館在社區中作為活躍參與者的新角色,明確將博物館定位成“文化的中樞”,并鼓勵用這一視角來重新思考博物館的傳統使命——收藏、保管、交流、研究和展覽的未來發展。這個主題可能會帶來一種思考:博物館在什么時候才會成為“文化的中樞”?如果一個倉庫里擺滿了文物,對,就是文物的庫房好了,我們能不能認為他也屬于文化的中樞呢?恐怕這個觀點實在很難站得住腳。那么對比之下,博物館之所以能夠作為文化的中樞,并不全然因為他所展示的內容是文化的載體——甚至這連必要的條件都算不上——,而是在于他的公共性,或者說,開放性。只有當觀眾走進博物館的那一剎那,博物館才從一個文物的庫房轉變成了一個文化的中樞。觀眾,成就了這一過程。當我們用這個視角來重新審視博物館的傳統時,會發現所有的工作都開始指向一個互動與交流的目標:博物館該如何增強觀眾的參與?這是博物館融入社區的必經之路,更是博物館直面一系列社會問題的先決條件。

Miyagi

博物館與文化是密不可分的,早期的博物館主要工作是記錄和收藏文化。隨著展覽的演變和博物館對外開放的程度加深,博物館將其所保存的文化不斷向社會公眾傳播。那么,在今年國際博物館日的主題中, “中樞”意味著重要、中心和關鍵,首先強調了博物館在文化記錄和傳播中的重要性,集傳統文化于一身,承接了博物館的最初含義。其次,“傳統的未來”賦予了博物館“傳統”與“未來”兩種時態,也就是說博物館不僅是要記錄、展示傳統的文化,還要推動、預測甚至指引未來的文化發展,而重點是在未來。

過去,我們認為博物館可以反映文化身份,它能反映出某個事件的歷史,某個國家和民族的文化。但在未來式,博物館不僅僅是要反映,更是要塑造文化身份。以傳統為基礎,著眼于未來,博物館需要不斷賦予文化新含義。

oneman

從講述難以言說的歷史,到超級鏈接關注更多樣的傳播方式,再到探討傳統、未來。近年來,作為重要的社會文化機構——博物館在整理、保護、研究人類各類物質文化、非物質文化遺存的同時,也開始注重自身與當今社會、大眾的關聯。此次國際博物館日的主題:作為文化中樞的博物館:傳統的未來(Museums as Cultural Hubs: The future of tradition)也是以這樣的視角關注博物館如何發揮聯絡傳統與未來這一作用。近幾年,許多博物館的工作關注點逐漸從單一的“要文物活下去”,發展成為“要文物活起來”,配套以講述文物故事為核心的各色活動,借助不同的傳播方式使得公眾了解文物背后的精神與文化。從更廣義的范圍上來看,要文物“活”起來應不僅僅停留在講述故事,詮釋傳統。作為博物館,更多思考傳統與未來的聯系,在展示過去的同時搭建聯絡過去與未來的平臺,同樣也是對“要文物活起來”的一種詮釋。在今后,期待更多博物館通過展覽與活動,推動歷史生活同當今社會發生更為多樣的聯系,從而將傳統文化和諧的融入現代生活,并以此為基礎創造出新的傳統。

趙郁穎

今年國際博物館日的主題“作為文化中樞的博物館:傳統的未來(Museums as Cultural Hubs: The future of tradition)”延續近些年來國際博協(ICOM)號召博物館融入社區,為社會熱點議題積極發聲的一貫旨趣。從英文詞源來看,“中樞(hub)”原指輪軸的中心。如今牛津在線詞典對它的釋義之一是, “一種活動、一個區域或聯結網絡的有效中心(The effective centre of an activity, region, or network)”。這一含義起源于1858年,作家Oliver Wendell Holmes將位于波士頓的馬薩諸塞州議會大廈戲稱為“太陽系中樞(The Hub of Solar System)”,意指這里已成為主導殖民時代全美甚至全球一切政治,商業與文化活動的動力中心。因此我認為“作為文化中樞的博物館”暗示著一種相比以往更加開放、復雜,并且非常有野心的公共機構。在過去的一年,巴西國家博物館大火與顏真卿日本大展等事件提醒我們,博物館從來不是,也不能成為社會中的孤島。博物館繼承人類文明的榮光,也背負歷史的黑暗,只有當傳統與現實在這里碰撞與展現,我們才可能在批判與反思中走向更明智的未來。

國旻

作為社會的核心機構,博物館有能力在不同文化之間建立對話,為和平世界搭建橋梁,并定義可持續發展的未來。

隨著向文化中樞的不斷轉化,博物館也應該在尋找新的方式來紀念其收藏品、歷史和遺產,創造出對后代具有嶄新意義的傳統,展望對今人有價值的未來,并在全球層面上與日益多樣化的當代觀眾保持密切關聯,尤其在記錄、展示以公眾為中心的社會現實問題中,應成為有力的發聲平臺。這種轉變將對博物館理論和實踐產生深遠的影響,也促使博物館專業人員重新思考博物館的價值和意義,探尋界定其工作性質的倫理界限。

博物館既是社區的協調中心,也是全球網絡的一個組成部分,它提供了一個平臺,將地方社區的需求和觀點融入全球背景。這也要求博物館將自身融入全球化時代中,通過多元文化借鑒、互動與交流來發揮的作用,促進社會文明的進步。現如今,單純的展示手段已不能滿足公眾的文化需求,如何深挖博物館在全球化背景的價值,資源共享共建,增強觀眾參與度,實現公共文化服務的聚焦聚力等,博物館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慢慢來比較快

我們去博物館能獲得什么?除了學習歷史和文物知識以外,我想還有更深層次的意義,那便是觀眾在尋找文化認同的同時,可以提高對不同文化的理解能力。現當代的博物館在內容的選擇上已經更加全球化,除了展示本區域的優秀傳統文化以外,還解讀全球各地的文化與歷史。由此,公眾得以跳出地域限制,用更宏大的視角看待我們今天所處的世界。從時空的角度來看,以這種主題思想指導下進行的博物館資源整理與開發,得以讓今后的人們更加科學和全面的看待今天。

今年博物館日的主題正是從這一點出發,強調博物館在運用專業手段詮釋文化時,應尊重文化多元性,摒棄偏見,更加客觀和包容,切實構建不同文化體系之間的對話。我們期待人類創造的燦爛文明即使經過時間長河的淘洗,未來依舊能最大限度的保持多樣性和完整性。

結語

國際博物館日不僅是一種精神層面的集中表達,也讓我們不斷反思博物館可持續的未來。歷年來國際博物館日主題既反映了博物館自身的發展態勢,也表現了當年經濟及社會發展的總體概貌及社會熱點,對世界各國博物館的發展起了重要的影響和推動作用。100年前的今天,中國愛國青年奏響了浩氣長存的愛國主義壯歌,我們也希望未來博物館事業的建設者們積極的為博物館事業建言獻策,讓身處快速變革世界中的博物館,影響力不斷擴大,凱歌前行。


編輯:A.R.M.Y#city



文博法律問題征集
518特輯 | 入圍十大精品的民族藝術類展覽都有哪些亮點?
除歷史類陳列外,近年來博物館又推出了更為多元的展覽,選題題材廣泛,更貼近社會與觀眾,尤其涌現出大量民族、藝術類展覽。展覽不再以宏大的敘事框架來闡釋多元的社會文化,而是尋求兼容的文化氛圍,更多強調多元與統一并重。
2019-05-05
第228期
518特輯|不同角度看博物館日主題·青年學生篇
弘博網特推出518博物館日特輯,邀請青年學生、青年學者、博物館館長,旨在一同來討論當今博物館所面臨的這些現實問題。本期將從青年學生角度出發,來談談他們對今年博物館日主題的理解。
2019-05-05
沈辰/何鑒菲
沈辰/何鑒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館
“釋展”與“釋展人” 博物館展覽與觀眾溝通的橋梁
以博物館工作的實踐進一步闡釋“釋展人”的工作和職責,及其與策展人的關系和在策展工作中發揮的作用。
陸建松
陸建松復旦大學
陸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館學學科該如何突破
討論博物館學學科建設過程中面臨的突出問題以及破解之道。
金牌单双中特网